站内搜索  
首页 >> 新闻公告 >> 学校新闻 >> 详细内容
 
学校新闻 >> 正文
存也依依 去也依依
日期:2018-05-23 00:00:00  发布人:admin  浏览量:59

博学楼对面的长长的、高高的建筑围挡,把那边划成了另一个世界,也把人们的心情界定在两种不同的境遇之中。

这边是幸运的,也是幸福的,师生们显然已经融入到了快速的现代生活,然而每当想到那边,心情马上就分为“一半是火焰,一半是海水”。几年前,职教中心经历了漫长的低谷萧条之后,迎来了破茧重生的机会,据说上边终于可以拨款支持职教中心的基础建设了,一直坚守这方热土,见证职教艰难发展的人们,确实值得为之欢欣鼓舞。然而,高兴之余人们也免不了对那些老旧的、或将被拆除的“棚户区”产生些许不舍。

那间教室是我们曾经上课的地方;那棵树是我和哪位同学共同栽下的;那间宿舍是我们班的宿舍……甚至曾经和同桌上课时一起开小差儿,隔窗欣赏那棵高大的合欢树的场景,都成了触发人们感情的泪点。此时更加理解和崇拜那些收藏老物件的人,也许他们还能给我们留住点滴回忆的寄托,但大的诸如房舍,谁又会收藏,怎么收藏呢?于是大家都盼着能留一两间时间最久的房屋,简单改造一下,不失其样貌,又推陈出新,发挥余热。

好事总是多磨。上天好象最大的遂了我们这些人的愿,但却有违学校长远发展的愿。上头到位的基础改造资金只限于教学楼、行政楼、实验楼等基本工程,作为辅助的这片破旧平房区被搁置起来。于是就形成了以那个建筑围挡为分界的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:围挡这边雕梁画栋、窗明几净、花香鸟语;那边却断壁残垣、荒秽萧杀、幽深静谧。

常听老人们说,宅里存有老树之类,如连年不发,带死不活,便要伐掉的,不然要压运。权且不论是否可信。然而,常身处这样的环境,除了点燃当年那点美好回忆,其余的似乎更多的还是怅惘和怀旧。曾经一段时间,为了不让这里陷入过度凄凉,学校鼓励老师们闲暇之日,可以开辟出一两块菜畴,种上点蔬菜。此令一出,还真有一些老教师整出了一些地块儿,撒上了各种蔬菜。时不时几个人聚在那里,倒不是盼着蔬菜能长得多好,更多却是想找回当年的情境,回忆一下曾经在这里渡过的那些美好时光,感叹一回当下鬓染霜、人将暮的寂寥。

雄安新区设立的消息,如一颗石子落入平静的水面,刹时激荡起层层涟漪,一夜间整个雄安三县都沸腾起来,象开了锅的水,整整沸腾了将近一年。慢慢地人们开始平静下来,理性地思考“诗和远方”。已然“三朝”甚至“四朝”元老的我们,在雄安新区第一次教育工作会议之后,头一次有了如此剧烈的危机感,也开始理性地自我审视。

记得当时校长接连招集学校中层以上开会,有时甚至开到夜里很晚。主要是讨论新区背景下,我校如何实现三年大提升。在开列的制约我校发展的问题清单中,解决中职学位不足被列在了重要位置。在新区土地和基建冻结的情况下,学校也试图通过校外租赁方式,临时缓解学位短缺问题,但出于各种考虑,此方案未被采纳。随着今年招生的临近,学校最终还是想到了这片搁置已久的破旧平房。

前些日子县长和主管副县长还携相关部门亲临施工现场,进行检查和工作指导,杨县长踩着碎石瓦砾走进屋舍,详细询问房舍建造年代,查看坚固程度,并根据新区在基建中“老屋不拆、老树不挪”的原则,建议职中在改建中保持原有的砖瓦风格,尽量少用或不用水泥。想象不久的将来,我们也能象童年听过的王洁时、谢丽丝的那首歌,手捧书本,徜徉在古香古色的园林式校园里,随意捡一处荫凉的树下读书了。真为新区和杨县长的亲民之举点赞。

520日,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,大清早学生们早自习还未结束,巨大的机器轰鸣声便打破了宁静。在铲车铁臂的左右摆动中,表面直立坚挺的墙体轰然倒下,小雨也未能压制住巨大的烟尘。随着一间间房屋的倾倒,我们的那年那梦也渐渐塌陷下来。

不是要尽量保持原貌的吗?为什么梦破灭得这么快?原来,工人们在按原计划挑去屋瓦、拆除横梁后,发现这些房舍并不象从表面看到的那么坚固,为了将来学生们的安全,只能改变原有计划将它们全部拆除,改用其它方案。

看着那一间间曾经熟悉而又剥离了现代感的屋舍,变成了满目的碎砖瓦砾,思绪将何以堪?

忽然,围挡这边,学生们的励志诵读声骤然而起,“少年强则国强;少年进步则国进步……造成今日之老大中国者,则中国老朽之冤业也……”我不由的跟着默读起梁氏的那篇文章。是的,万事都曾年轻,也终将老去,然而事业永远年轻。何必挂心那些老朽东西的消亡。

今日之怠惰散慢全由守旧和不思进取而生!当然我们不是提倡摒弃历史、斩断回忆,而是要提炼出过往中那些可以传承和值得传承的东西。

旧的雷锋塔不是也同样倒掉了吗?新的雷锋塔不也重新建成了吗?面对新旧更迭,人们似乎更钟情于那段美丽的传说和永不褪色的、勇于冲破桎梏的精神!

这就是那些曾经与我们一起年轻的老屋的使命:存也依依,去也依依!

2.jpg

 

1.jpg

4.jpg

 

2018522

点击数:59收藏本页